資訊 首頁 新聞 房產 汽車 美食 商界 文娛 婚嫁 團購 論壇 公益 親子 交友 寵物 讀報 本溪日報 本溪晚報

兩岸往來人 但愛河魚美

資訊 | 本溪日報 2017-2-22 10:04| 我要分享 | 廣告推廣

摘要: 兩岸往來人 但愛河魚美□ 作者 蔡升升冬去春來,河開燕還。每到冰消雪釋的初春時節,“開河魚”就成了美食愛好者們絕不肯錯過的時令美味。身伴一條太子河的人們有著更好的福氣,據調查統計,太子河里生活著44種魚類 ...
更多

兩岸往來人 但愛河魚美

□ 作者 蔡升升

冬去春來,河開燕還。每到冰消雪釋的初春時節,“開河魚”就成了美食愛好者們絕不肯錯過的時令美味。身伴一條太子河的人們有著更好的福氣,據調查統計,太子河里生活著44種魚類,其種類繁多在整個遼河流域可謂首屈一指。這些魚類以鯉科居多,冷水科魚類也比較豐富。

鰲花、重唇、細鱗、金色鯉魚……這些“太河魚”更是大名鼎鼎,開河之時的“太河魚”則更是鮮美無比,令人為之回味。

打春之后,冰雪依舊覆蓋著太子河,春天還只是停留在黃歷的紙面上,人們在翹首期待著河開燕還,念想著太子河春天的開河之魚。

古有民諺說得好:“居就糧,粱水魴!碧雍庸欧Q梁水,魴是鳊花魚,扁身細鱗,是太子河中鮮美的魚類。據《遼陽縣志》記載,太子河等河川有魚、蝦、蟹等三十余種,名貴者有鯉、魴、鯽、鲇、重唇等。明代遼東巡撫都御史王之浩明嘉靖進士,在《過代子河》詩中留下了:

沙邊浴鷺矜毛羽,

天外冥鴻厭稻粱。

斥堠遠傳清塞鐸,

槨丁新架捕魚梁。

寫盡了太子河兩岸,魚米之鄉的優美風光。

曾經專屬帝王家

太子河魚最為榮耀的記憶是走進皇宮,從遼代開始,就是皇家的御用之魚。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痹谥袊L的帝國時代,凡一方之土特產,要將最新、最好的向朝廷交納,供皇族使用,稱之為“貢賦”,而貢賦之物,必為一地之特產。君主們之所以要這樣做,與其說是貪念美味以滿足口腹之欲,不如說是以此來彰顯他對整個天下財富的占有。正因如此,太子河以盛產名貴鮮魚,為歷代起家北方的君主們所惦念不忘。

太子河魚作為皇家貢品,最早是出現在遼代皇帝的餐桌之上,梁水(太子河)盛產魚鮮的記載最早也出現在《遼史》的記錄當中。漁獵耕牧于遼河流域起家的契丹民族雖立國數百年,漢化程度很深,但一直對“漁”和“獵”有著特殊的偏好,這也讓文物彬彬,無異于中華的契丹民族,始終保持著驍武平陵的英武之氣。

每到春季,遼帝都要到其治下的大河之畔捕“開河魚”,開“頭魚宴”。然而“頭魚宴”作為契丹人的盛大儀式,也給女真民族的英雄們提供了施展的舞臺。公元1112年,女真人首領完顏阿骨打就在“頭魚宴”上,拒絕為遼天祚帝舞蹈,公然反抗遼帝國的統治,繼而和一群女真武士們在白山黑水間開啟了遼、金更迭的大時代。

歷史的驚心動魄,就這樣被一桌“頭魚宴”演繹得意味深長。而鮮美的太子河魚卻并沒有隨著遼帝國的滅亡而遠離皇室的餐桌。起家東北的女真人、滿洲人,甚至是草原雄鷹蒙古人,都對太子河魚有著近乎偏執的愛好。

“魚,吾之所欲”,一尾尾鮮活的太河魚就這樣帶著山野河川之氣,從遼東清澈的溪流游入了森森的宮闈,在歷史的長河里,留下絲絲漣漪,浪花朵朵。

開河之魚攜春意

厚厚的冰層下面,魚群處于休眠狀態,很少進食和活動。經過了一冬的凈化,魚體中的一些異味物質漸漸溶于水,魚體內儲存的營養物質,尤其是脂肪的轉化、消耗,讓魚的肉質更加鮮嫩純凈。這就是開河魚,異常鮮美,擁有最純正“魚”味的原因了。

對于一個生長在太子河邊上的東北人來說,開河魚吃的是魚味,更是春天的味道,一頓鮮美的開河魚,是迎接春天的儀式,更是人們心理上春天的起點。對于開河魚的期待,源自東北冬天的漫長與嚴酷和東北春天的短暫與鮮活。一個東北人,半輩子都要生活在冬天里,冬天的壓抑有多少,對春天的盼望就有多少。此時,冰凌尚存的春水中一尾鮮活靈動的魚兒,足以帶著人們的思緒與江南的桃紅柳綠同頻共振。于是,吃開河魚就成了最具體、最物質、最解饞的春之暢想。開河魚,人們喜的不是魚,而是開河,那意味著好日子的到來。

其實,不只是今天,自古以來,生活在東北的漁獵民族,都視捕撈開河魚為很隆重的儀式。在遼代,皇帝春天外出游獵時,最初捕獲的大魚,亦被稱為“頭魚”,并要舉行隆重的“頭魚宴”。自公元11世紀,遼圣宗開始,直至末代的天祚帝,歷代的遼國皇帝每年春天都會千里迢迢,一路向北,于大河岸邊安營扎寨,就春寒料峭之風,撒網捕魚,祭天、祭地、祭祖先,舉行隆重的“頭魚宴”,感謝自然的饋贈,F在人們依舊對開河魚趨之若鶩,然而美食當前,人們卻早已把天、地、祖拋諸腦后,更無暇探究其中的文化、歷史和心理的意義,但千古不變的鮮魚之味中,我們依舊可以品嘗到春天的氣息,慰藉對于春天的向往。

一魚之味總關情

遼東,天寒水涼,一年當中適合魚類生長的時期很短,這也造就了太子河魚的鮮美與珍貴。北方漁獵民族歷代遵循著“獵殺不絕”的傳統,對太子河實行著嚴格的漁禁,限定捕撈的季節、數量和大小,捕撈所得專供朝廷,只有大災之年才得開放。據《元歷本紀》記載“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四年(1298年)三月,因遼東饑饉,馳太子河捕魚禁!薄斗钐焱ㄖ尽贰哆|陽縣志》亦有類似記載:每逢遼東災荒之年,農田欠收,民饑之歲,官府才下令限期開放太子河漁禁,以資賑濟災民。

視遼東為“龍興之地”的大清,對太子河魚更是有著特殊的感情。當時的盛京內務府規定,太子河為官河,不得私自捕撈,并在沿河流域分段設置網莊,選設差丁管理,漁戶按時令捕魚、納供。清代,在本溪境內沿太子河兩岸,設有網莊的村莊有很多,如:打漁堡子、小市、觀音閣、下堡、中寨子、松樹臺、泥塔、梁家屯都有從事捕魚的漁戶。到了清乾隆年間,太子河名貴貢魚因連年捕撈,已變得不易收獲,往往拖欠貢魚,無奈,只好以銀兩補納貢魚之不足,而這種制度直到清末才廢除。

定鼎紫禁城,坐擁天下的大清皇帝,可謂錦衣玉食,為何還念念不忘遼東的幾條“太河魚”呢?除了納貢的象征意義之外,興起于白山黑水之間的女真民族長期漁獵耕種于遼東地區,“太河魚”是最正宗的家鄉味道的代表,正所謂“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故鄉人”來自家鄉的鮮魚,慰藉著故園鄉愁,味道自然是格外地好。

在本溪的民間故事中流傳著很多當年努爾哈赤帶領八旗健兒在太子河以及其支流細河捕魚,作為軍需給養,解三軍饑饉,取得戰斗勝利的故事。故事的真偽如今已無法考證,但故事本身的邏輯卻非常符合游牧民族在戰爭中就地取得給養的傳統。歲歲進貢的“太河魚”表達著愛新覺羅子孫們對先祖創業艱辛的緬懷。食用太河魚與一年一度的“木蘭秋狝”一樣,是為了追思先祖,保持勇武之風,食先輩所食之魚,以示永不忘本。

三百年來家與國

已經年愈七旬的趙寶田老人是為皇家守陵和太子河上的捕魚人的后代。他耗費十年之功編寫了《本溪大峪趙氏家族全書》,這部家譜詳細記載了三百多年來,從開山祖陶國泰開始,這個家族是如何在太子畔繁衍生息,開枝散葉的歷程。

康熙十一年(1672),大峪滿族趙氏開山祖(伊爾根覺羅氏)陶國泰領旨回遼東為薩哈廉護陵。以三王墳(薩哈廉墳)為中心,十五里內土地被劃為祀田,從此,陶國泰和家人,以護陵為業,祀田為生,在本溪居住了下來,傳下趙氏一脈。太子河畔土地豐腴,加上辛勤的耕耘,逐漸形成了阡陌縱橫,炊煙連綿的升平景象。由于趙家來此落腳之時,曾因近水打漁便利,將捕撈太子河魚作為生活的調劑和補充,他們居住的村子得名“打漁堡子”,但太子河中的細鱗魚為貢品,并專設漁丁打捕,不得民間私捕,所以趙家所在的村莊只落下一個“打漁堡子”的空名。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我黨領導的人民軍隊進入本溪地區,將這個地方編為第五區,命名為“大峪區”,從此大峪這個名字便沿用至今。

如今“打漁堡子”已漸漸被遺忘,轉之諧音的“大峪”地名沿用至今,仍在提醒著我們這里曾與太子河魚有關。趙家作為本溪人“從龍入關”后,回遷本溪的最早一批居民,從一個小小的漁村起步,經過三百多年的繁衍,已經人口過萬,散布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趙氏的后人人才輩出,他們與陸續來到這片土地的人們一同開墾這片沃土,共同抵御外侮,建設家園。溪湖之畔、太河之側,城市的先民們就這樣依水而居,伴水而生,讓我們今天的城市因水而美,與水相融。

天青河晏魚兒歸

細鱗魚、重唇魚、鰲花魚、金色鯉魚……這些曾經太子河里的名貴魚種,今天更多地是出現在父輩們的記憶里,而不是現實的生活中。以太子河所產名貴鮮魚為原料著名的“太河宴”也曾因原料難求而不能重現。工業化、城市化的惡性膨脹曾讓太子河不堪重負,嚴重的污染加之過度捕撈,讓那些對環境要求極為苛刻的名貴魚類幾乎絕跡。太河魚幾乎成為了傳說。

好在隨著人們的環保意識不斷增強,政府不斷加強對環境的保護,特別是加強治理水污染方面的投入。2008年,我市在全國109個重點城市評比中,以生活污水集中處理率超過94%的成績,位列全國第一,本鋼的工業污水也基本實現了“零排放”,太子河的水質有了顯著提升。每年,市水務部門都會與多部門聯合,在太子河城區段組織大規模的野生魚類放生活動,用以修復河流的生態環境,喚醒人們的環保意識和對母親河的熱愛。此外,水務部門還下大力氣疏浚河道,并嚴格執行有關禁漁規定,在每年的4月1日至6月30日的禁漁期內嚴格執法,讓太子河的生態環境得以改善和修復。

每年冬季,越來越多的水鳥開始在太子河城區段嬉戲流連。夏天的太子河城市段,越來越多的市民來到河邊垂釣,而且漁獲頗豐,多年不見的鰲花魚、細鱗魚、重唇等對水質和環境要求頗高的名貴魚類又重現太子河,這些都預示著這條河流光明的未來。

1983年8月,倫敦垂釣者拉塞爾·多伊格獲得了英國泰晤士河水管理局頒發的一只銀杯和一張190英鎊的支票,獎勵他從泰晤士河中釣到了一條鮭魚。英國媒體紛紛報道說,這標志著泰晤士河在因嚴重污染死寂了150年后再次復生。但愿有一天,一位釣友興沖沖地跑到本報編輯部,一同分享垂釣的驚人收獲。細鱗、重唇魚、鰲花、金色鯉魚……這些水中生靈重現太子河,是一件值得居住在太子河兩岸所有人共同為之努力,并為之驕傲的事情。這不僅僅是因為魚的美味,更意味著我們對過往失誤與錯誤的成功救贖。在我們的手中,一條生機勃勃的太子河,是我們對子孫后代最好的饋贈。

時至今日,太子河魚依然是我們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美味,外地游客來溪,一盤分量十足,鮮美無比的醬燜河魚最能吃出純粹的本溪味道。

但愿美味的太子河魚永遠不會成為美麗的傳說。

相關鏈接

1983年,考古工作者挖掘了位于本溪縣謝家崴子村太子河左岸的本溪水洞遺址。在遺址中發現了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存,有打制石器,較多的骨器,且有陶網墜等,表明太子河流域很早就有人類漁獵活動。

太子河魚古時就很有名,“居就糧,梁水魴!濒櫴泅~,扁身細鱗,是鮮美的魚類。據《遼陽縣志》記載,太子河等河川有魚、蝦、蟹等三十余種,名貴者有鯉、魴、鯽、鲇、重唇等。

2013年,大連海洋大學以遼河流域太子河為例, 將太子河流域劃分為2個生態區,其中A區包括太子河中、上游的流域,涵蓋了51個采樣點;B區包括19個采樣點,主要是太子河下游的絕大部分流域.開展魚類生態調查。

結果表明,采集太子河魚類8495尾,分屬2綱9目12科36屬44種,符合遼河亞區魚類的分布特征,其種類繁多,且以鯉科魚類居多,冷水科魚類比較豐富。

我市境內的太子河支流眾多,水質清澈,冷水資源豐富,為發展虹鱒魚、鱘魚等冷水魚養殖產業提供了有利條件。本溪市虹鱒魚良種場是全國大型的虹鱒魚育苗繁育場。我市的虹鱒魚卵及種苗供應到全國各地,市場份額占全國的三分之一。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湖南长沙| 湖州| 株洲| 杞县| 库尔勒| 海北| 保定| 乌兰察布| 醴陵| 绍兴| 桓台| 益阳| 白沙| 邵阳| 溧阳| 海南海口| 瓦房店| 昌吉| 儋州| 唐山| 濮阳| 六安| 高雄| 焦作| 万宁| 济南| 临沧| 台湾台湾| 盐城| 长治| 迪庆| 抚顺| 资阳| 甘孜| 巴彦淖尔市| 迁安市| 潍坊| 余姚| 许昌| 章丘| 玉环| 德州| 嘉峪关| 巢湖| 海西| 丽江| 高雄| 定西| 平顶山| 安徽合肥| 单县| 恩施| 咸宁| 沛县| 仁寿| 三亚| 山南| 朔州| 清徐| 岳阳| 巴中| 连云港| 丽江| 铜陵| 内江| 乳山| 博尔塔拉| 平潭| 儋州| 宣城| 宣城| 齐齐哈尔| 台湾台湾| 盘锦| 营口| 简阳| 鄂州| 桐乡| 绵阳| 吕梁| 仙桃| 克拉玛依| 安岳| 鹤壁| 琼海| 乳山| 泸州| 正定| 鸡西| 铜仁| 慈溪| 浙江杭州| 丹东| 雄安新区| 五家渠| 常德| 营口| 济源| 眉山| 柳州| 淮南| 海南海口| 曲靖| 株洲| 大兴安岭| 泉州| 台州| 常州| 鞍山| 萍乡| 怀化| 乌兰察布| 遵义| 安顺| 阿拉尔| 垦利| 莆田| 黔南| 天水| 定西| 绍兴| 南京| 金坛| 绍兴| 日喀则| 孝感| 鞍山| 天水| 新疆乌鲁木齐| 金华| 运城| 东台| 常德| 宁德| 海拉尔| 长葛| 绥化| 延安| 锡林郭勒| 昌吉| 屯昌| 郴州| 图木舒克| 淮北| 怀化| 邳州| 澳门澳门| 甘肃兰州| 开封| 诸城| 肇庆| 盘锦| 三亚| 茂名| 靖江| 沛县| 泰州| 珠海| 永新| 临沧| 和县| 吉安| 牡丹江| 海宁| 阿克苏| 琼中| 昌吉| 苍南| 塔城| 珠海| 贺州| 项城| 咸阳| 琼中| 鸡西| 焦作| 唐山| 鸡西| 吉林| 三明| 白银| 石狮| 临猗| 台北| 阿克苏| 泰安| 泸州| 铜川| 海宁| 公主岭| 铜仁| 广元| 东阳| 广元| 通辽| 阿拉尔| 德清| 常德| 陕西西安| 台中| 库尔勒| 上饶| 云南昆明| 安阳| 乌兰察布| 安庆| 赣州| 攀枝花| 保定| 廊坊| 邢台| 丹阳| 那曲| 山东青岛| 松原| 漯河| 阜新| 大庆| 大庆| 仙桃| 日喀则| 漯河| 宁波| 崇左| 三河| 蓬莱| 吉林| 甘肃兰州| 滕州| 安顺| 大丰| 诸城| 池州| 昭通| 朝阳| 天水| 梧州| 镇江| 通辽| 邳州| 黔东南| 伊犁| 云南昆明| 河源| 资阳| 佳木斯| 亳州| 齐齐哈尔| 玉溪| 阿拉善盟| 黑河| 台中| 淄博| 济南| 香港香港| 泰兴| 河北石家庄| 和田| 沧州| 昆山| 邹平| 台北| 安岳| 广州| 湖北武汉| 阿克苏| 鹤岗| 晋中| 云浮| 福建福州| 红河| 河池| 桂林| 普洱| 湘西| 台南| 烟台| 南通| 营口| 昌吉| 湖州| 灌南| 乐山| 新泰| 贵州贵阳| 燕郊| 宝应县| 改则| 白银| 赵县| 邳州| 濮阳| 葫芦岛| 东方| 灵宝| 启东| 诸暨| 贵州贵阳| 鄂尔多斯| 营口|